伊塔之柱 第一百八十三章 星门之战 X

更新:06-19 18:30 源站:三七中文

正文

苏长风的神色在通讯画面之中显得严肃而沉默。

“北境的情况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样子。”

“我们的对手是一支军队,或者至少是一个半军事化组织,虽然这个时代的军队组织度与纪律也很堪忧,但至少远超过你们。所以现在圣殿一声令下,集结起来的灰骑士就能在各个地区向选召者们展开攻击。

他们的主要目标是各大公会——在北境称得上大型公会的除了银林之矛与银色维斯兰之外,约有二十二家——在此前的攻击之中它们皆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失,目前已经丧失了大部分的组织能力。

目前在北境的选召者差不多有二十三万人,但因为距离、通讯状况还有其他方面的原因,并不能保证每一个都受到征召,这其中同时还要扣除大半非战斗职业者,因此在战场区域可以响应征召的人其实并不多,而这些人之中——大多数选召者的构成是以个人、小组与团队为单位的松散组织,若没有上述公会的组织为骨干,他们很难统一起来作战,并执行一个具体的任务目标。”

苏长风叹了一口气:“事实上现在选召者被分割在不同区域之中各自为战,基本上可以用一盘散沙来形容。”

方鸻默默听着苏长风简述眼下的状况。

由于通讯恢复,他们也是才联系上星门港方面——当然在这场通讯之中远不止有他和苏长风两人而已,除了银色维斯兰的人之外,四周光屏之中还呈现着一众舰长与各大公会会长、团长的形象。

还有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

可以说舰队之中所有有资格参与这场会议的人,此刻皆出现在了这里,而至于其他人,也聚在各自船上旁观着这一幕。

军方并不是经常插手选召者的事务,但每一次插手都必定是有大事发生,更何况眼下还是‘五号征召令’——每个人都明白此刻的北境正面临着什么。

希尔薇德正俏生生地立在方鸻身后,抱着本子提着笔,一边神情认真地负责记录,一边则在苏长风提出相关问题之时,受方鸻所示意,负责回馈此刻他们这支舰队的大致状况。

苏长风之前专门与这位小姐问过好,作为马魏爵士的女儿,舰务官小姐此刻在这船上也属于微妙而特殊的存在。

不过其实两人在横风港就已经见过一次面,至于希尔薇德的身份,更是早在梵里克之时便已经在军方掌握之中。

当然,苏长风这么做只是为了不直接暴露七海旅团一行人与军方的真实关系而已。

换句话说,他是代表着星门港来与这个船团之中的所有人,乃至于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打交道的,而非只与方鸻一行人联系。

不过作为前往星与月议会揭露了鸦爪圣殿的真面目,并一定程度上触发了这次‘五号征召令’的人,其实军方给予方鸻一定程度上的重视,在其他人看来倒并不感到意外。

何况有马魏爵士‘两位女儿’的‘意中人’这样一层光环在,再古怪也显得不那么古怪了。

只有银色维斯兰、银林之矛这些早有一定内幕消息的人,才大致才能猜得到七海旅团与军方是什么关系。

苏长风身边此刻站着一个在方鸻看来有些眼生的人,对方没有穿军装,扎着一个短马尾看起来也不像是职业军人,年纪在二十七八岁的样子。

方鸻留意到对方的目光从一开始就一直在自己身上,心中微微感到有些意外,但再仔细看对方两眼,又觉得自己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对方。

他想了一阵之后才恍然大悟,那不是那个著名的艾塔黎亚的旅行主播——‘流浪的马儿’么?

早在来这个世界之前,他就看过对方一些视频,虽然不多,但也通过对方介绍了解了一些关于艾塔黎亚的风土人情。不过要说真正对其有印象,还要追溯到艾尔帕欣那场工匠大赛之后,对方那个关于他的视频在社区上流传广泛,方鸻或者被动或者主动也看过不下十次。

这人怎么和军方搭上了关系?

方鸻一愣之后旋即恍然,军方能找到他,显然此人的视频出了不小的力,说不定早在那时候他们就已经合作上了。

想通了这一点,方鸻也就不再在意对方的目光,只是苏长风不久之前的那番话,不由让他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一贯不喜欢大型大公会,但却也不得不承认大型大公会存在的必要性,在组织度上,在对于大型事件的响应上,组织严密的公会都要远胜于单打独斗的个人。而更不用说在一场战争之中,大型公会发挥出的实力,更远非个人与松散的小团体可比。

不过他也并不会一味地否认这一点,他是自由选召者的支持者,但并不代表着就要反对一切公会组织。因为纵使是在先行者的时代,像是塔波利斯橡木骑士团这样的自由选召者公会也是存在的,更不用说,十年王朝时期的光辉时代,也是由蔷薇十字军、银色维斯兰这样的大型公会所奠定的基础。

方鸻知道自己所反感的,其实不过是超竞技联盟与两大公会同盟恃强凌弱的行为。

人们警惕于大型大公会对于艾塔黎亚事务与话语权的垄断,因为他们从圣约山一战之中暴露出的本性,一旦这些人掌握了绝对的权利,那么就会导致绝对的压迫。

圣约山一战当中的恶,只不过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上演,正如此刻一样。

那是与星门时代以来,选召者所秉承与追求的是截然相反的东西,因此所引发冲突的,一直以来不过是贪婪与理想之间的对抗,而绝非个人与大型公会之间本能的冲突。

当然后者是不是一定会带来前者,方鸻倒并不认为如此,至少他所见过的许多大型公会之中,也有银色维斯兰、elite与橡木骑士团这样的异类存在。

因此他沉默了片刻,忽然开口道:“在鸦爪圣殿的计划之中,影人应当早已渗透入各大公会的高层之中,有这些内鬼存在,再加上超竞技联盟本身的倒戈,在突然袭击之下,这些公会陷入混乱之中是很正常的事情。”

方鸻不由看了看银色维斯兰与银林之矛的众人,他之所以前往古拉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因为先一步发难,才勉勉强强提前保住了这两个北境最大的公会势力,并从古拉港拉出这样一支舰队来。

他又看向屏幕之上的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至于这些人对于他来说倒是一个意外之喜,杰弗利特红衣队竟然可以实现自救,倒是让他对对方高看了一眼。

不过如此看来,类似于杰弗利特红衣队这样的情况应当不在少数,弗洛尔之裔在北境的舰队之中有一部分应当是他们可以争取的。

只是那暂时与方鸻眼下想到的事情关系不大,因此暂时只能放到一边,至于银色维斯兰与银林之矛之前内部甄别影人的方法十分粗暴简单——他们直接在登船之后令所有人都自杀了一次,然后在船上的复活点上重生。

这个方法是方鸻万万想不到的,但也非常行之有效,影人不具有在这个世界上复活的能力,或者说,它们也不大可能得到欧林众圣的庇佑。

两大公会行此一着,虽然损失了星辉,但直接就从内部净化了队伍,一般人很难作出这样的抉择,尤其是这里面还涉及到类似于白雪与伊格纳茨这样的精英成员的情况下。可反过来想,要是在一场重要的战斗之中,公会内部还有内鬼存在的话,带来的损失只怕会更大,因此两大公会作此抉择倒也无可厚非。

不过这倒是让方鸻见识了大型公会的行动力与决断水平,可以说令人叹为观止。

而从古拉拉出了这两支北境最重要的公会,也就让他接下来的计划有了保证,事情发展的方向,事实上也确实与他预料之中相差无几。

方鸻继续说道:“不过从银林之矛、银色维斯兰的情况来看,影人对于我们的渗透暂时只局限于高层之中,而在五号征召令已经下达的情况下,各大公会的混乱只会是暂时的。在排除了内鬼的情况下,北境的各大公会剩下的高层人员应当可以将公会成员重新组织起来,只不过鸦爪圣殿现在正对各大公会展开进攻,不会轻易给他们这个机会罢了。”

“艾德,”苏长风眼中闪过一丝异色,问道:“你是不是有了什么计划?”

老实说,他其实并不看好方鸻带出来的这支舰队能干什么。

眼下北境战云密布,无论是鸦爪圣殿还是‘影人’,实力都堪称不俗,这两支舰队合并到一起能不能抵达艾尔帕欣还是一个未知数。

但就算抵达了艾尔帕欣,影人此刻通过传送门通道折射到这个世界上的舰队,实力只会比他们更强,而非更弱。就算他们一路顺利兵临城下,但对方一样可以在那个地方守株待兔。

但苏长风知道,方鸻绝不是一个死板的教条主义者。

他从梵里克开始就与这个年轻人接触,了解对方也不是一天两天,心中清楚对方虽然平日里有些迷迷糊糊的,经常丢三落四,总惹出一些麻烦来。但一道紧要的关头,却能迅速恢复冷静,并且找出问题的关键所在。

更难能可贵的是,对方还坚韧不拔,从不轻言放弃。这正是他最看好对方的地方,一个选召者能否取得成功,并走到那个最终的高度之上,本身的性格与经历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切——而天赋,只不过是一个有那么点必要但绝谈不上充分的条件而已。

事实上从多里芬到梵里克,从芬里斯到伊斯塔尼亚,对方一路走来的经历无不说明了这一点。

他眼下对于北境最大的信心,除了星门港长期以来的布置与计划之外,就在这个年轻人身上。

不过问完这句话之后,苏长风不由轻轻咳了一声,意识到自己表现得有些过于迫切了点,于是改口道:“不管计划可不可行,但眼下集思广益,说出来总能给其他人提供一些思路。”

指挥舰桥上显得有些安静,其他人并未表达什么不同的意见,这让发完言的苏长风暗暗有些惊奇。方鸻一行人在这支舰队之中比他想象中更有权威,如果之前发言的是白雪、伊格纳茨或者银林之矛的人都不会让他奇怪,但七海旅团的身份显然并不能服众。

但他看了立在方鸻身后的希尔薇德一眼,心中大致有些了然。

常人很难想象马魏-艾伯特在考林—伊休里安的地位。

逝世上自从第二世界发现以来,大探险家在艾塔黎亚本身就享有天然崇高的身份。

那是王国的实力与地位的象征,王国今日繁荣一半是由大大小小前往第二世界的船团所带来的,开拓边疆的探险家带着他们的风船从第二世界为自己的祖国带来源源不断的物产、财富、见闻与声望。

而这些人之中,那位传奇的船长无疑是最光芒夺目的一位。

如果还记得在伊斯塔尼亚所发生的一切,大公主逝世的母亲生前的那位兄长,沙漠之民的眼中便是这个时代以来他们最伟大的英雄之一,甚至连沙之王也不免受其所影响,一心想要重建那支前往第二世界的船团。

但在整个考林—伊休里安境内,所有的探险家、船团主们,与马魏-艾伯特这样一个名字相比起来,皆要黯然失色。

这位船长大人的影响力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甚至可以左右王室权力中心的政治斗争,连位高权重一人之下的宰相大人,也在觊觎他在第二世界的名望。

在苏长风看来,也只有自己面前这个懵懵懂懂的小家伙,不明白自己所处的身份与地位而已。

“这是好运的小家伙。”

他忍不住好笑地摇了摇头,但又想起自己女儿的事情来,又不由有点恼火。

而方鸻显然没意识到苏长风一个问题之间能有如此复杂的心理活动,他只是顺着这个问题点了点头:

“我是有一个计划。”

“如果鸦爪圣殿不打算给北境的各大公会以喘息之机,让他们有重整旗鼓的时间,或许我们可以让他们有这个机会。”

“哦?”苏长风意外地问道:“你们打算怎么做?”

“我明白了,”这时白雪与沧海孤舟也反应了过来,两人一齐说道。不过白雪显然没想到有人能和自己想到一起,抬起头看向杰弗利特红衣队的指挥官,挑了挑眉尖道:“你不妨先说说看,孤舟?”

沧海孤舟看了看方鸻,开口道:“鸦爪圣殿在整个北境动员起来,无非是避免选召者们达成一致,选召者虽然一盘散沙,但无论是个人还是小队的战斗力,其实都要在原住民之上。而且我们即便不能动员所有人,但在艾尔帕欣的周边地区,选召的数量,还是远大于鸦爪圣殿麾下的灰骑士与僧兵。”

他所说的不过是一个常识,在艾塔黎亚,选召者的总人口自然远少于原住民。可除了生活职业之外,选召者几乎人人皆是脱产的军人,而且就算是生活职业者,也或多或少与战斗有些关系的。

而原住民的人口之中,自然不可能做到这么高的作战人员的比例,这其中属于鸦爪圣殿的那就更少了。

简而言之,选召者其实无论是在数量上,还是质量上,其实皆是超过鸦爪圣殿的。双方可能在高端战力上相差仿佛,但在高端以下,基本是碾压的水平。

但鸦爪圣殿是发挥了组织能力的优势,抢先一步将选召分割开来,迫使他们不得不陷入各自为战的境地,一盘散沙状态下的选召者,自然不可能轻易击败鸦爪圣殿的大军。

鸦爪圣殿显然是希望通过这样的手段,来为他们在艾尔帕欣的计划争取时间。

事实上从截断星门通讯一开始,对方就是作着这样的打算。

“……鸦爪圣殿其实害怕看到战场上出现这样一支生力军,可以将零散的选召者统一起来,形成绝对优势于他们的战力,并推至艾尔帕欣城下,”沧海孤舟继续说道:“他们的计划可以说很成功,但眼下却缺少了一环。”

他再看了方鸻一眼,眼中竟有些看不懂的意思:“艾德先生从古拉港生生带出了这支舰队,就是鸦爪圣殿计算之外的事情。除开银林之矛与银色维斯兰之外,北境一共有二十二个大型公会,但这其实也就是说,北境有二十四个大型公会,而银林之矛与银色维斯兰其实是其中最重要的两块版图。”

“眼下我们,还有银林之矛、银色维斯兰都保存完好,虽然只有两个分会的人马,但至少还有这支舰队,”沧海孤舟停了停,一字一顿地道:“也就是说,虽然还有些弱小,但其实眼下北境的战场上已经出现了一支生力军了。”

“那就是我们?”

舰桥下面的布莱克博仰着头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小声问了一句。

但没人回答他,只是一旁的克威德显得有些默默不语,他轻轻拍了拍自己这个老属下的肩膀。

布莱克博一愣,回过头来:“队长?”

克威德没有说话,只沉默地看了对方一眼,但布莱克博却从那目光之中看出了另一层意思来。

北境眼下可不止有一支生力军而已。

是了,他猛然一个激灵,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但舰桥之上,此刻对话仍在继续。这一次开口的是白雪:“是啊,其他公会能做到的,我们也可以做到。我们完全可以成为这个战场之上的中心,以银色维斯兰与银林之矛的影响力,统一起其他人来应该并不难,关键问题是,我们要先聚集起一部分人来……”

她说到这里,目光闪了闪,忽然向方鸻看了过来,用一种看怪物一样的神色看了后者一眼。“……等下,你不会一早就想好利用我们了吧?”

白雪停了下来:“那封信……?”

方鸻摇了摇头,他是有这个打算,但当然还没精细到这个地步。

不过古拉港的确是北境选召者的聚集地,鸦爪圣殿抢先一步在古拉发难,想来也是因为有这个因素,他们打算先一步瓦解选召者的力量。

显然,对方很清楚对于自己真正威胁大的,是来自于哪一方的力量。

只是他们没料到,会被自己先一步截胡而已,他原本的想法是拉出银色维斯兰或者银林之矛任意一支力量,加上古拉港内的其他大型公会,以及手头这支,便应该已经够了。

但眼下的结果显然超出了他的预料,不但是银林之矛与银色维斯兰皆站在了他这一边,而且还遇上了杰弗利特红衣队的舰队。

有了这三支力量,他们便已经可以在这战场之上左右棋局了。

“你们打算怎么做?”苏长风问道。

“我们需要军方的紧急通讯权,可以向整个战场之上广播我们的位置,并先让距离我们最近的选召者以我们为中心向我们预定的区域汇合,”方鸻答道:“然后和我们一起,打开宪章城—艾尔帕欣通道。”

苏长风沉吟了片刻,才道:“你们的想法其实与军方的计划不谋而合,但这样做的风险会很大,眼下整个北境上空遍布着影人的舰队,还有鸦爪圣殿的爪牙,他们不会轻易让你们打开这条通道的……”

“何况,”他停顿了一下:“军方的舰队才刚刚通过彩虹空峡,要支援你们恐怕还需要几个小时,你们手头这点力量……”

“我们不一定需要正面取胜,”方鸻答道,他其实早已考虑好这一点:“就像沧海孤舟先生之前所说的,战场上不止有我们一支力量,我们要做的正是将鸦爪圣殿与影人的力量吸引过来,给其他公会喘息之机。”

“所以说……?”苏长风似乎想到了什么:“你们真的顶得住这个压力么?”

“不一定,”方鸻答道,这正是这场战斗之中最大的变数,但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舰务官小姐,轻声答道:“但只要顶住了,那么反攻的时机便会到来。”

“好,”苏长风点了点头:“我会让第二与第三支队尽量加快速度与你们会和,但在那之前,一切都得靠你们自己了。”

舰桥之上一时间显得有些安静,但片刻之后,屏幕之上的每一个人都点了点头,仿佛统一了意见。

那无非是一场大战而已,三十年前它曾经发生过,而三十年后它仍旧会再一次上演。

那不是他们的结局,而是他们的荣光。

选召者的荣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