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塔之柱 第一百八十五章 星门之战 XII

更新:06-19 18:30 源站:三七中文

正文

“巴金斯先生!”

巴金斯对着跳下船来的方鸻点了点头,并用手拍了拍后者的肩膀。e

方鸻与这位水手长轻轻击了一下掌,才道:“大家已经制定好作战计划了,走,到舰长室去,我们边走边说。”

他一边向前走去,一边又问起巴金斯与谢丝塔返回七海旅人号这一路上的情况,水手长才讲起他们自古拉港离开之后的事情来。

他们在方鸻的计划展开之前不久就离开了港口,一路返回七海旅人号的藏匿点去与精灵小姐汇合。不过他们三人可开不动七海旅人号,一直等到方鸻等人穿过元素层之后,妖精小姐回到七海旅人号上,他们才重新让这条风船动起来。

“在那之前我把舰长室那边的开口修补了一下,还好没有伤到根本,只需要补充一下船板就可以了。”

“有塔塔小姐给我们引路,找到你们并不太难,不过我们路上看到了一些情况,恐怕得和你说一下。”巴金斯一边走一边说道,他将一把短刀别在身后,低头皱着眉,神色之间有些忧虑之色。

方鸻回过头去:“是影人的舰队么?”

“你果然猜得出来。”

若放在平日里,方鸻少不得要因为这句话而沾沾自喜一番,而此刻他却显得心事重重:“说说看,究竟是什么情况?”

巴金斯点了点头,缓缓讲述起了当时的情况:

“我们先后遇上了三支对方的舰队,数量……非常多,甚至我们还看到它们通过一个空间通道源源不断地传送过来。我们当时有意保持距离,又紧贴低空飞行,它们才没发现我们。

它们的船没有帆,只有从船舷上伸出一片片像是棘刺一样的东西,不过速度很快,至少比我们同大小的船快出三成的样子。不过它们的元素探测效率似乎很差,甚至察觉不到几十空里之外。”

他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不决的神色:“艾德……关于那些奇怪的黑色的船,其实我们听过它们的传说。”

方鸻反问道:“你是说那个预言?”

“乌鸦预言?不,不太一样,”巴金斯摇了摇头:“……那是水手们关于渊海的传说,水手之间流传着一些古老的歌谣,传唱着过去的时光……石板埋葬于海面之下,朽烂的舰队长眠于坟墓之中,当亡灵复生之刻,终末便将来临……”

“……那关于两场瘟疫,两场战争,两个暗无天日的国度,时间的终点,一切的尽头。”

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我去过许多地方,但关于渊海之下的传说,却不约而同。我也听过那两场瘟疫,一场是由龙之魔女带来的死之疫,在一个世纪前横行于世,坟墓之下埋葬了数不清的人。至于另一场,你应该听说帝国最近发生的事情吧?”

“我听说那只是一场小瘟疫,”在方鸻身后,希尔薇德忽然接口道:“我听说过发生在奥述边境的一些事情,不过这样的疫情在帝国乃至于考林—伊休里安同盟每过几年都会发生一次。”

“那不一样,帝国掩盖了事实,我们回来时经过过那些地方,一切的情形都和书上描述的很像,”巴金斯答道:“就像是半个世纪的之前的情形复现一样。”

“你是说死之疫又复现了?”希尔薇德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己父亲的水手长:“这件事你有和布丽安公主说过么?”

巴金斯点了点头:“公主殿下说要与她的同伴讨论一下。”

“那就是那位精灵族的英雄了。”

“你们在说什么?”方鸻有点迷惑地看着两人。

“和十四年前的拜恩之战有关,”希尔薇德看向他答道:“船长大人应该知道龙之魔女事件的始末,战乱横生,灾瘟四起,考林—伊休里安几近颠覆。而三十年前,有一位精灵曾经离开艾文奎因来到人类世界之中,求学于霍利特学院,不久旋即又离开。在那个地方,他察觉到一个事实——在学院附近的村庄之中总有人丧生于奇怪的疫病,而一切看起来都与一百年前那场令人谈之色变的瘟疫如此相似……”

方鸻知道龙之魔女事件的始末,尼可波拉斯为这片土地上带来的不仅仅是阴谋、分裂与战争,在她的掩护之下,拜龙教徒们在王国境内四处散播瘟疫,那就是著名的死之疫病。不过随着龙之魔女的消亡,那场带走了无数人生命的恐怖瘟疫也随之而烟消云散了。

“船长大人应该已经猜出那是谁了吧。那个地方就是多里芬,精灵一族的另一位英雄,炼金术士大师库鲁芬-诺维利在年轻时代曾经就读于那里,后来他追踪着死之疫的线索离开了霍利特学院,因此也避开了多里芬的灾难。在多里芬毁灭之后,他不止一次返回那个地方调查,但因为龙之金曈的缘故一无所获,直到拜恩之战发生之后。”

“拜恩之战也与之有关么?”

“有一定关系,库鲁芬是在那场战争之中调查到了什么,精灵一族在龙魔女之灾中损失惨重,绝不允许尼可波拉斯再卷土重来,这或许也是他们之所以参战的原因。事实上不久之前王国在北境对抗龙魔女之时,精灵一族也参与其中,”希尔薇德看了看方鸻:“这其实就是为什么布丽安公主频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也是为什么她这么看好船长大人您的原因。”

那位精灵公主很看好自己么?方鸻觉得好像确实如此,自己搭那位公主殿下的顺风船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希尔薇德摇了摇头:“不过具体并不清楚精灵们在拜恩之战中发现了什么,那场战争的确是改变了很多东西,我父亲,亲王殿下,也是卷入其中才会走到今日的地步。其后王国又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南境黑暗信徒的叛乱,乃至于伊斯塔尼亚这十年来的危机,皆是源自与此。

龙魔女之灾,三十年前多里芬所发生的一切,还有拜恩之战,一切都是紧密联系起来的。布丽安公主,罗班爵士他们之所以会被称之为拯救考林—伊休里安的英雄,绝非偶然,只是背后有很多事情我们尚还不知晓而已。”

“第一场瘟疫已经发生了,而拜恩之战,或许就是那两场战争的开端,”巴金斯开口道:“第二场瘟疫已经有了由头,而今朽烂的舰队也已经重现于这个世界上,传闻黑色的船会带来世界的终末,传说或许正在应验……”

“你相信那些预言是真的么?”方鸻忽然问道:“你知道那些歌谣是从何而来,巴金斯先生?”

水手长看着他。

“那些歌谣可能来自于努美林精灵的时代,就和渊海石板一样,来自于这个时代之前。”

云海之下长眠着那支舰队并不奇怪,方鸻默默想,这个世界曾经与它们抗争过一次,那片传说的大陆——艾索林,也带着苍翠一起沉入渊海之下。但它们再一次重现,未必会再一次带来终末。

古老的传说已经显得陈旧了,但未来终归是由后人来谱写的。

连众神也仅仅只是旁观一切而已——

银色的帆离开了艾塔黎亚,努美精灵不再回到这片大陆之上,仿佛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们相信这一切么?”

巴金斯摇了摇头:“水手只信自己与同伴。”

方鸻回过头去,希尔薇德不过莞尔一笑,机巧地答道:“……事实上,还有他们的船长。”

话虽是这么说,但贵族小姐含着浅笑的明亮目光,并不离开他半分。

七海旅人号忽然微微地晃动了起来,方鸻将手放在船舷上,向着乌云密布的天际看去,曦光尚未撕开最深沉的夜,整个南方的天空都笼罩在混沌未开的黑暗之中。

在那涌动的云层之中,正缓缓撕裂开一道幽幽紫色的裂口来,犹如一张张开的巨口。

通讯水晶亮了起来,从中正传来白雪的声音:

“各单位注意,前方侦测到大量元素反应。”

方鸻看着黑暗之中正浮现出的点点星光,漆黑的瞳孔之中,犹如倒映着一道深渊。

“它们来了。”

……

“……重新调整机位还需要一些时间,不过银色维斯兰、银林之矛还抽得出人手,也同意配合我们。”

“不过现在社区上已经乱作一团了,大多数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质询的帖子已经塞满了仲裁区……各大平台都收到了命令,但下一步怎么办,他们还在等我们的指令。”

“原则上,上面同意我们进行的工作,只是……”

“只是,”苏长风看着面前的星门港工作人员,“要我们对眼下的局面负起责任来?”

对方轻轻点了点头。

苏长风长叹了一口气,作为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

而他们的职责,终归是守卫这个属于他们的世界。

可眼下这一切,他们的确负有责任,不可推卸——

苏长风回过头去,注视着身畔的年轻人,开口道:“听说你经常会写一些帖子?”

流浪的马儿好不容易才从那画面之上移开目光,他注视着那黑暗之中闪烁的点点光芒,隔了一层屏幕并不真切,但却仍有一种扑面而来的压迫感——因为他明白那是什么。

两个世界的殊死搏杀——

他有些怔然地看着苏长风。

“帮我们写一个帖子吧。”苏长风用一种平静地语气叙述道。

“可以……是可以,但是……”流浪的马儿问道:“写……什么?”

“战争已经开始了。”

苏长风看着那画面,“但还需要一个人,去帮我们告诉所有人这一切,我相信你可以做好。”

他看着流浪的马儿的目光中闪动着一种信任的光芒:“如何?”

流浪的马儿点了点头。

苏长风松了一口气,他举起右手,低头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盘。表盘上的指针,正指向某个古老国度的凌晨——

北京时间四点十三分,星门港再一次经过太平洋上空的晨昏线,明亮的光芒扫过空间站的一侧悬臂,映在银白色的金属上,反光在近乎真空的环境下,透过玻璃,折射着荧荧的光辉。

……

四周的光线好像是忽然之间黯淡了下来,灯光也熄灭了,只留下应急灯的暗红色。

“我们的计划——”

那个为首之人的声音好像戛然而止,下意识抬起头看了一眼,应急通道的方向指示板上反复闪动着光芒——由联合国几种法定语言的文字所构成的‘紧急状态’的一行大字。

“空间站转入应急状态了。”有人忽然低声开口道。

“他们可能察觉到了什么,我们得提前动手了。”

但话音未落,忽然之间每个人都听到一声闷响,由气闸那个方向传来,他们不约而同地向那个方向看去。

紧闭的闸门在一声低沉的呜咽声之中,忽然向后凸起了一块,上面的阀门直接绽开来,并好像重力发生器失效了一样,浮了起来。然后一声巨响,明亮的闪光直接将整个闸门掀开,扭曲的金属与复合材料像是棉絮一样片片裂开了,飞射而至。

几束刺眼的灯光从浮动的烟尘背后射了进来,在汹涌而入的气流之中,穿着动力甲的星门港卫队从门后一拥而入,举起了手中的动能武器,红色的激光束穿过烟雾,指在他们每一个人身上。

“举起手来,别动!”

在中文与英文重叠的呵斥之中,却见那为首之人忽然将手中的东西向地上一掷,一道明亮的光芒直射向前方。

但一只手已经先一步从门外伸了进来,那一刻好像一道无形的力量扫过整个房间,令那道光芒在半途一滞,悬停在了下来,只见那不过是一枚切割得十分完美的绿宝石。

那个为首之人看到这一幕神色大变,脸上流露出极为不可思议的神色,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尖叫了一声:“怎么你们也……这不可能……”

但一个沉稳有力的声音盖过了他的声音:“开火!”

一声枪响,那人直接飞了出去。

接着一张年轻的面孔才出现在众人身后,冷眼看了看其他在激光束的瞄准下举起手来,不敢动弹的众人,开口道:“星门港特别守备部队第十四分队,张天谬,根据《星门宣言》第七条第二款,各位被捕了。”

而同一时刻,灯火通明的bbk总部——

在坐落于新崇明区第四区高达二百二十层的a2大厦圆形办公室之内,正在召开紧急会议的俱乐部高层们,此刻一脸惊愕地看着大厦内的安保人员,正与一群年轻人一起闯入了会议室的大厅之内。

而对方礼貌地穿过安保人员,来到他们面前,然后并将一张证件打开,放在长桌之上。

那个为首的年轻人看着他们所有人,彬彬有礼地开口道:

“国家安全部,请各位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

一片死寂。

会议的主持人默默看了眼其他人,然后才轻轻点了点头。

他叹了一口气,用一种有些沙哑的声音开口道:

“暂时休会,各位。”

同样的一幕——

此刻正在许许多多地方同时上演着。

……

“现在插播一则要闻,中国国家安全部在不久之前封锁了星门超竞技联盟总部,并启动了《星门宣言》紧急状况守则第七条第十四项,在紧急事态下向所有联盟下属俱乐部下达了移交其所属公会控制权的命令。”

“我身后就是第三赛区联盟总部,各位看到特警正在拉起警戒线,目前尚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紧急状况守则第七条第十四项一般称之为《星门宣言》第五号征召令,在历史上尚属于首次启用,不过北京方面尚未给出明确解释。”

“哦,稍等一下,”那个记者忽然举起手来,“刚刚得到的消息,就在不久之前,俄罗斯也关闭了该国境内的超竞技联盟总部。欧洲也有多国跟进,但上述国家皆未对此进行表态。”

“请各位关注我们的后续报道,这里是cnn驻华记者黎启明,于中国上海向各位进行播报。”

“心怀鬼胎的美国佬。”魁洛德戴着厚厚的隔热手套,一手端着烤盘,看着画面之中的景象,轻蔑地摇了摇头。

“魁洛德。”

“我不是说你,亲爱的。”魁洛德看了看身边的女士,将手中的烤盘递了过去。

“我知道,再说我也不是美国人,我是爱尔兰人。”丝卡佩从中捡起一块饼干,咬了一口,展颜一笑:“烘培得不错,比之前大有进步了。”

“你喜欢就好,这也不是我的手笔。”魁洛德笑了下,答道。

“让我猜猜,小艾尔莎?”

魁洛德点了点头。

不过他收敛了笑意,看了看黑暗中荧光闪闪的屏幕,开口道:“看起来星门那边出事了。”

“你担心小家伙?”丝卡佩一看他神色,便明白自己的爱人兼搭档在想什么:“不,你不用担心他,我已经让团长去保护他了。”

“团长?”魁洛德微微一怔:“团长他会听你的,去关心那个小家伙,他不是……?”

丝卡佩幽幽叹了口气:“关于小家伙,我有些事没和你说。”

魁洛德有些意外地看着自己的女友。

“艾德……不,他其实叫作方鸻……他应当是旅人和晨露的儿子。”

……

舰长室内,艾缇拉正将方鸻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一直到后者再三确认自己并没有受伤太严重之后,才将之放开。

然后她才向一旁的希尔薇德看去,舰务官小姐见状连忙举起双手来,摇了摇头:“我也没事,艾缇拉小姐。”

“真的?”

精灵小姐有点狐疑地看着两人,怀疑他们合起伙来骗自己。

“千真万确,”舰务官小姐罕见地苦笑了一下,在她看来这位精灵小姐什么都好,端庄又稳重,是船上少有的正常人。

只是一旦涉及到方鸻,对方便难免关心则乱——但这说起来也有她的一份关系,要不是她将对方的弟弟带到渊海之下,也不会出那之后的事情。

对于此,希尔薇德心中其实一直有些愧疚。

只可是没想到艾缇拉会爱屋及乌,除了他们的船长大人之外,连带着对她都关切起来。

这让她一度有点头痛。

“你们离开七海旅人号的时候,可不是这么和我说这个计划的,”但艾缇拉看着其他人,静静地开口道:“这么冒险的计划,就算是瑞德在这个地方,也不会轻易同意的。”

她一边说,一边向一旁的天蓝与姬塔看去,吓得两个小丫头齐齐向旁边挪开一步,天蓝结结巴巴地答道:“我可什么也没做啊,艾缇拉姐姐,都都都是团长的计划。”

姬塔也细声细气地说道:“帕克和爱丽莎姐姐会没事的,艾缇拉姐姐,帕克一贯十分机警,爱丽莎小姐也是有分寸的人。”

精灵小姐沉默了片刻,这才轻轻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一时间舰长室内众人齐齐松了一口气,虽然名义上的船长是方鸻,可除了大猫人之外,这位精灵小姐才是七海旅团真正意义上的监护人。

连方鸻在对面面前也乖巧得像是一只小猫一样,更何况其他人。

巴金斯有点好笑地看着这一幕,船上需要经验丰富的老手来引导这些新人,而精灵小姐无疑正是那个最好的角色。

他和大猫人关系不错,也不介意看到这些年轻人受点挫。

而这时白雪正从投影水晶之中投出的半身像,有点好奇地看着这一幕,她是很少见过原住民与选召者共同组建的团队——

原住民与选召者貌合神离,其实在许多地方都有冲突。当然银色维斯兰内部倒是有一些原住民成员,但那已经是很少见的情况,而银色维斯兰的理念,也一直是他们引以为骄傲的。

不过眼下的这个小团体,现在内部的氛围相当融洽,原住民与选召者之间,并没有什么隔阂。

她的目光落在精灵小姐的身上,然后又看了看希尔薇德,虽然对于方鸻与对方的关系有些猜测,但心中还是有些意外。

原住民与选召者的恋情,那可是传说之中的关系……

不过白雪自己都没有男友,也只是一个薄面皮的小姑娘而已,也不好意思厚起脸皮来问这个话题。她只等到气氛缓和下来,才指了指方鸻头顶上飞来飞去的光球,问道:“那是什么?”

“啊,这是小光,”方鸻正被艾缇拉小姐训了个满头包,巴不得有人来救自己脱离苦海,一时间看这位骑士小姐都亲切起来,“我和你介绍一下,它是我们船上的……厄,吉祥物?”

老实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小光总是和自己比较亲近的样子。只要自己在船上,这小东西就不会离自己左右。

“那这个呢?”

白雪又指了指桌子上爬来爬去角蜥蜴,与正在与之顶牛的妮妮。

“这是一只角蜥蜴,”方鸻答道:“它叫小角,是船上的宠物,至于这个……这个是……”他实在不知道怎么介绍方妮妮同学比较好。

一旁的天蓝听了方鸻的回答灵活地转动了一下眼珠子,她可不信角蜥蜴会喷火,只可惜大家都不相信她所说的。

不过妮妮倒是一点也不害羞,听到方鸻在叫自己,仰起头挺起小胸脯便奶声奶气应了一声:“帕帕!”

“帕帕?”白雪一脸古怪:“这是你女儿?”

“不是不是,”方鸻赶忙摆手:“她是塔塔的妹妹。”

“妹妹?”白雪大吃一惊:“双生龙魂?”

方鸻挠了挠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件事,但双生龙魂总比两个龙魂要好,只好点了点头。

让白雪看到妮妮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舰队的公共频道是时刻保持通讯的,对方投影过来时候,妮妮要躲也来不及了。

白雪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开口道:“你们船上奇奇怪怪的东西还真不少,还有你的龙魂小姐也是,有时间我真想听听你讲讲它们的来历,还有关于你龙骑士的身份。至于现在嘛,大战在即,我也没时间和你们闲话,我是来给你提一个醒的……”

“提个醒?”方鸻怔了一下,影人的舰队就在外面,大约还有半个小时他们就要接敌。但作战计划早已讨论好,还有什么好提醒的?

白雪眼中流露出一丝坏坏的笑意来,有些神秘地说道:“你们船上有化妆师么?”

“哈?”

不过骑士小姐并不给他追问的机会,向他眨巴了一下眼睛,坏笑着说道:“没有没关系,可以来我们船上借一个,记得待会好好给自己化一个妆。”

说完,她便关闭了通讯。

什么和什么?方鸻一脸懵逼地看着其他人,化妆?化什么妆?难道这也能是作战计划的一环?

但他并不知道的是,当白雪结束的通讯,神色严肃起来,走下舰桥,走出门外。

这位骑士小姐向着早已守在那里的众人点了点头,开口道:“可以开始了。”

“一号机位进入准备状态。”

传令官立刻举起手来。

下面的人推动着甲板上一枚巨大的水晶,对准了宪章城上空,两支正在缓缓接近的舰队。

而同样的一幕,此刻正发生在银林之矛,发生在杰弗利特红衣队的许多条风船之上,只见数十个画面,忽然之间在同一刻出现在了社区之上,出现在了无数个不同的直播间之中。

在不同的画面之内,不同的视角之内,隶属于银林之矛、银色维斯兰、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三支舰队,正在缓缓转向。

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之下,多达上百艘浮空舰,在此一刻,在宪章城上空列出了一个巨大的横阵。

密密麻麻的炮门,一扇扇打开来。

流浪的马儿抬起头来,默默看了一眼这正在自己眼前展开的画卷,将双手放在键盘之上,打出了那第一行文字:

“祸星,与我们的世界——”

……